首页 > 业内资讯
    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公布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全面推进药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     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     发改价格[2015]904号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公布废止药品价格文件的通知           发改价格[2015]918号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加强药品市场价格行为监管的通知     发改价监[2015]930号     在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全面推进药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2000年以来,政府不断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堵住改革黑洞,保住改革红利,致使药价改革始终处于风口浪尖。然惊涛终须拍岸,按“十八大”的要求,结合行业新形势,改革机制发生了很大变化,价格机制将由市场提供。     对于企业,竞争中资源共享是市场作用下的动态平衡,而医药行业商/协会将会在从中起到纽带和桥梁作用,更多的消息将会由此传递,其承接的社会责任感也将促使市场趋向良性竞争,推进改革的顺利进行。     对于药品,随着优胜劣汰的市场游戏规则,在追求质优的路上,免不了研发、人力物力等的投入,药价在饱经了多轮打压下将会出现合理性反弹。而同样,一朝泡沫破灭,浮华尽散,就不难发现在竞争的市场机制下,获利的只是质优药品,其余相对质劣、或盲目跟风涨价的药品都将成为牺牲者。     对于终端,伴随着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的取消,医院与零售市场的药价走势或将大有不同。而影响其出现分歧的点在于招标体制,中标死与越招越高现象一直是招标体制中的诟病,这断不是一个简单取消政府定价就能迎刃而解的问题。药品没有了价格的标签,治疗疗效将会替代成为新标签,因此,疗效好价格适中的药品将更受医生的认同及患者的喜爱。     对于患者,最高零售价的存在最大的作用是便于群众监督,但随着药品的认知度已普遍提高,从之前的以价格定质量的被动选择,逐渐变为以质量论疗效的主动接受。药品政府定价的取消不会对其的选择产生波动,相反,促进了群众对市场的价格监督转变为对生产企业的质量监督。     2015年5月7日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的通知     国办发〔2015〕32号     中医药(含民族医药)强调整体把握健康状态,注重个体化,突出治未病,临床疗效确切,治疗方式灵活,养生保健作用突出,是我国独具特色的健康服务资源。这是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制定的唯一的专项规划,也是我国第一个关于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的国家级规划。有利于医学模式的改革,转向以维护健康为目的。互联网+时代,中医药要传承并有所创新需借助现代科技,方使辨证论治更为准确,疗效评价更具循证医学依据。     2015年5月9日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4年工作总结和2015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     国办发〔2015〕34号     所有政策都是一方面需要方案,另外也需要回顾总结和评估。2015年医改工作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突出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上下联动,内外联动,区域联动。在国家专家答疑中提到,医改是一道世界难题,应该讲有一定规律可循。从治疗角度讲要遵循社会医学的基本规律,来确定预防和治疗的关系。在政策整体设计上,既有公共管理的理念,要重视公平正义,同时还要重视经济效益。     2015年5月8日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     国办发〔2015〕33号     2015年5月17日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     国办发〔2015〕38号     2015年5月21日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确定第三批公立医院改革国家联系试点城市及有关工作的通知     国卫体改发〔2015〕62号     国家连续发布了县级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意见,但十分微妙的是,一个是实施意见,一个是指导意见,可见力度孰轻孰重。而试点城市已公布至第三批,嵌合了2015年医改工作的任重思想,医改是试点先行,但其他地区不可“置身事外”,更不可“独善其身”。     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深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加强全科医生制度建设,完善分级诊疗体系。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在100个地级以上城市进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破除以药补医,降低虚高药价。而在县级公立医院改革意见中,2015年12月底前取消药品加成,旨在于打破以药养医的链条,凸显便民、利民的图景,这不仅是利益格局的调整,也是发展观念的转变和价值观念的重塑。     城市公立医院改革意见中,明确取消药品加成,推进医药分开,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机制。公立医院不能仅仅被看作是服务的提供者,其也是医疗费用的控制者,整合医疗的组织者,因此,坚持公立医院公益性定位,逐步改变公立医院的逐利动机及行为,促使医生与患者的利益一致,方能使公立医院改革沿正确轨道前行。而单靠支付方式的改革并不能破除逐利机制,只有在破除了逐利机制的前提下,医保支付作为管理手段,才会发挥其有效作用,更何况,现我国还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总额预算。